当前位置:电视柜搞笑火车上的城管
火车上的城管
2022-07-11

由南京开往广州的长途列车上,售货员推着餐车,一路高声叫卖:“盒饭、盒饭,二十元一份、二十元一份……”

就在这时,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吼了起来:“是谁在那儿卖盒饭?交摊位费了吗?”

众人循声望去,在车厢过道边的座位上,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他手里拎着半瓶二锅头,桌上还放着半包花生米,看样子已喝得半醉。见售货员没理自己,继续推着车叫卖,那中年男子火了,一脸凶相地喝道:“嘿!说你呢!你交摊位费了吗?”

“我在火车上卖盒饭交什么摊位费啊!”售货员觉得莫名其妙。

“你敢顶撞老子!不想混了是吧?”那中年男子说着就站起来,一把抓住餐车,再一发力,喊叫着“都给我闪一边去!”把餐车掀翻在地。几十份盒饭全倒在了过道里!

众人不禁目瞪口呆!都说有耍横的,但在列车上如此明目张胆耍横,胆也太大了吧。果然,售货员很快叫来乘警。乘警一把揪住中年男子,厉声喝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为什么掀翻餐车?”

那中年男子已醉得站不住了,他靠在椅子上,从口袋里掏出张工作证,威严地说:“你管得着我!老子是城管执法大队的副队长李草标,这老娘们占道卖盒饭,不交摊位费!”

原来,这李草标确实是城管大队的副队长。最近,他打击小贩有功劳,领导特地给他放了半个月的假,他就回老家探亲。刚才,他醉意蒙胧中,听到有人叫卖盒饭,高度的“职业敏感性”,使他马上有了“工作激情”。

李草标指手画脚地说着,不想一脚踩在盒饭汤水上,一个趔趄摔倒在地。头正好重重地磕在餐车上,这一下,他酒醒了大半。李草标摇摇晃晃地爬起来,一只手使劲地揉揉眼睛,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这时,乘警发话了:“你无缘无故掀翻了售货员的餐车,这损失你要照价赔偿!”见李草标不愿意,乘警又加重了语气,“怎么,你还想让我治你个扰乱社会治安罪?”

李草标酒被吓醒了,这可是在人家铁老大的地盘上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连忙说:“好、好,我赔。”

售货员数了数地上的饭盒,然后说:“你洒了我二十五盒饭,每盒二十块,你一共要赔我五百块钱!”

旅客见城管碰到了铁老大,顿时多了好奇心,大家七嘴八舌,要看两家的热闹。

李草标脸憋得通红,以前在小摊贩面前,呼风唤雨,说一不二,这下可是惹了一身毛。

事已至此,不赔偿也不行。李草标带着商量的口气对售货员说:“大姐,五百块,太多了吧!我能不能按成本价赔偿……”

售货员打断他说:“这哪行!这些盒饭本来就可以卖五百块的!”

李草标无奈,只好伸手掏钱包,可是掏了半天也没掏到。咦!钱包呢?李草标急出了一身汗,翻遍里外衣兜,寻遍座位上下,就是找不到钱包。身上只掏出三百块,他赔着笑脸说:“大姐,我的钱包不知是丢了还是被偷了?身上就这三百块了……”

售货员一把扯过钱,说:“别装了!你这点小伎俩,骗谁呢?”

李草标哭丧着脸说:“大姐,我没骗你!钱包真的不见了……”

售货员不依不饶:“我不管你真假,你必须再拿两百块钱!我就在这等着。你什么时候拿够钱,我就什么时候收拾这堆东西!”

李草标真快哭了!从来都是自己为难小摊贩,自己什么时候被人为难过?

见局面就这样僵持着,乘警带着嘲讽的口气发话了:“我说城管,快掏钱吧。那么多人看着,你不觉得丢脸啊。”

“喔,喔,掏钱!”旅客们七嘴八舌地鼓噪着。

正在这时,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喧嚷声:“抓小偷,抓小偷!”只见有人紧紧抓住一个长头发小伙的手,在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只钱包。

乘警马上挤过去把小偷制服。旅客们围上来,李草标也挤过来。他一眼看到了地上的那只钱包,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,高声喊起来:“这是我的,这是我的!”

“这可恶的小偷,可害人了!”旅客们纷纷指责起小偷来。小偷脸色一阵红,一阵白。

李草标真想给这小偷一巴掌。这小子,趁自己喝晕竟然把钱包偷走,搞得自己没钱赔偿出尽洋相!李草标手伸到半空,就晾在那了!他发现小偷死死地盯着自己,那眼神似曾相识,让他心里发憷。

就在乘警要带走小偷的时候,小偷突然歇斯底里地喊起来:“等一下,我想说句话!城管,你不认得我了吗?我以前不过是个在大街上摆摊的小贩,我卖书、卖菜、卖衣服都被你们没收,被你们追打!要不是你三番五次地逼得我没活路,我今天也不会偷你钱包!”

喧嚷的人群突然沉默了。李草标心里一惊,一时间,他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小偷被乘警带走了,旅客们也渐渐散去。见李草标还在发愣,售货员伸过手来:“这下你有钱了吧?”

李草标反应过来,连忙又掏出两百元钱,递给售货员,说:“对不起,真是对不起!”李草标也记不清自己多长时间没给人说过“对不起”了。

售货员收起钱,就忙着去收拾餐车了。车厢里渐渐又恢复了常态,李草标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对那个小伙子说一声“谢谢”,要不是他抓住小偷,自己今天洋相出大了!

李草标走到那个小伙子的座位旁,与小伙子四目相对的时候,他不禁又呆住了。这不是那个卖烤红薯的小贩吗?几天前,李草标带着几个城管突袭东方红大街,扫荡了一批小摊贩。其他人很配合地交了罚款,就这卖烤红薯的小伙子说自己刚开张,身上没带几个钱。双方争执了一通,最后李草标一伙人发起火来,把小伙子的摩托三轮和烤炉全搬上卡车,没收了。任凭小伙子怎么哀求,李草标就是不理……

李草标这下真是彻底地蒙在那里了。他吐出已经很久不说的“谢谢”两个字,然后又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过了许久,李草标似乎下了一个决心,他找出一张白紙,写下几个字:过些日子到城管队来领你的摩托三轮和烤炉——李草标。接着,他悄悄地将紙条传给了小伙子。

做完这一切,李草标觉得松了一口气,酒劲又上来了,趴在餐车上渐渐睡着了。

不知什么时候,李草标醒来了,他发现桌上有一张紙。他拿起一看,竟是自己写给小伙子的紙条,只是上面多了几行字:

李队长:

你知道小摊贩们的生活真的都挺不容易,人如果被逼到绝路上,都会做傻事的(今天你也看到了),恳请李队长以后对小贩们好一些!

李草标看完后,揉揉眼睛,感觉像做梦一样。

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